失望中的期待 (文/叶蒂芬)

  完全不出我意料之外,我收到了面试过程出奇地顺利的工作的拒绝信。还是会觉得难过,但是有一股异常的平静。

  当初决定离开学术界,其实最难放下的不是看似光明的前程或是好学校、高学位的光环,而是拥有一条相对清楚的路铺成的安全感。我当初以为结婚这个梦想成真,会衔接上那股失去的安全感。但是就如每次越过一个难关、到下一阶段时,屡试不爽地总会有种 “不过如此”的感觉,正反映系在这个世界上的梦想和期待就算达到了,都会有 “所以呢?” 的惶恐。神很恩待我,让我到目前为止都有美满的婚姻家庭,但是我发现这满足不了我。同时,当我的价值被算成一笔笔 (比我念博士时当研究助理的薪等还少) 的收入,工作也不稳定,我的惶恐才让我知道我有多骄傲。

  其实在收到拒绝信以前,我就觉得上帝在用我跟同事之间的相处预备我,我就有预感不会拿到这个新的工作。或许是知道我的小信,对于过许种种的期待,上帝总是会预先让我自己看到,”其实没有也没关系”,而不是让我没有预期的跌到谷底。这次也是这样。其实我不觉得上帝是要我们降低期待,而是要提高我们的期待—期待祂作新事,期待祂给我们惊喜,期待祂让我们知道祂掌管万有,期待祂让我们知道我们是祂爱的儿女,会给我们最好的。

叶蒂芬是本会会友以及印第安纳大学医院的社福部门研究员

寻找真理 (文/矫健)

  在剧《Dead Man Walking》中,Sister Helen尝试使犯杀人强奸罪的Joseph de Rocher 悔改并吐露自己的罪行。她指着圣经的语句给Joseph看—“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.” 在看完剧后我难以忘怀这句话,没多久翻经文,在约翰福音八章三十二节找到了它。耶稣基督在与反对他的犹太人辩论后,对信他的门徒说:“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门徒。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。”真理是什么?真理在哪里?怎么得到真理?在听闻主圣名,领受主荣光前,这些问题彷佛是黑洞,深不见底。我肤浅的心并没有思考这些问题的闲暇。我以为真理是相对的,并不可能存在。我以为真理是人的谎言,用来掩盖和欺骗自己。我甚至以为某天我能够以己力领悟真理。可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想法。在大陆,学校教导我们:共产主义是真理,而马恩列毛则是真理的门徒;入少先队时,我们要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。那时我们深信真理是一个主义,一个/群画片上的人。如今我坚信后者是对的,真理是人,但一个且惟有一个人。他是真理,是启示,是盘石,是光明,是恩典,是博爱,是生命之粮,生命之泉,是万王之王,万主之主,他因你我而死,也因你我而重生,将来也要为你我而再来。

  爱你们是为真理的缘故,这真理存在我们里面,也必永远与我们同在。──约翰二书1:2

矫健弟兄是本会与圣查理天主教堂的会友以及 IU 历史系学生。

奴隶制度的反思 (文/矫健)

  最近在写一篇关于奴隶制的论文—对比大航海时代三角贸易的非洲黑奴与古地中海的奴隶。两者着实有很大不同,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:‘高加索人’与‘尼格罗人’生理上的差异使奴隶的身份从战俘变为“种族奴隶“,使奴隶性质变得永久,变得可以传承。在内战前的南方,许多奴隶制的维护者利用此差异鼓吹白人生理上的优异性,和黑奴的自然性。他们常常引经据典,以上帝的名义将奴役神圣化,例:歌罗西 3:22。然而上帝真的如此授权吗?

  圣经有它独特的历史性,而奴隶制伴随了上千年的人类史,其在经典中的出现并不偶然。无论经典的哪一处都没有表明奴隶‘制’的正确性,只是阐明奴隶要在奴隶制的社会中如何作为。更况,黑奴是建立在种族基础上,于古代战争奴隶大相径庭。圣经明确表明:神依己像造人,创1:27;和神爱人,罗5:8 与 约3:16。不管是何种肤色,何种族群,何种信仰的人,皆是神的形象,神都无限的爱他们。神的爱是如此热忱,如此真挚, 乃至于他献上圣洁独子来救赎我们,使我们永生,与他万古长存。

 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,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,就必得救。——罗10:9

矫健弟兄是本会与圣查理天主教堂的会友以及 IU 历史系学生。

感恩分享投稿: wilbur.lin@bcccbloomington.org

祂,没忘 (文/陈伊薇)

  我有着一份的感动,要跟弟兄姊妹分享自去年感恩节受洗后的我。原来基督徒这条路真的没有很好走。受洗后,我心里常有一份莫名的激动与使命感、好希望用基督徒这个身分去影响别人、用爱去感动人。

  我为不同的人与不同的事去祈祷。但人──至少我──是软弱的动物。时间久了,我也懒惰了。我觉得有点累,现实生活中,我想的与我要的往往不同。即使全心全意地去做每一件事、对待每一个人,那件事却不一定顺利,我关心的人也未必会感受到关爱。当事事顺利的时候,我就是会把最爱我、最重要的那位祂给忘记。一开始跟我那位还没有信主的男朋友在一起,我在每次食饭的时候都很用心的跟他一起祈祷,希望对他有一些正面的影响,也会有意无意的跟他传一下福音。但到后来,反而是他提醒我饭前不要忘记祈祷,在我担忧时提醒我可以祈祷,我心里都极度惭愧了,那份说好了的使命感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。

  在开学的前一天,我心情极度底落和担心。我很诚恳的跟主祈祷,求祂给我平安,给我工作可以顺利。但祷告之后,我哭了,我觉得太内疚了,「我根本是一个大坏蛋吧」,我整个暑假,都没有好好的跟祂聊过。受洗的时候,我有讲过在我人生中没有大喜大悲的事,让我知道祂的存在,也因为这样,我感谢祂,感谢祂往往会用微小的事情让我感受到祂满满的爱。这个星期,我真的是很感恩,感谢祂没有因为我忘记祂而忘记我,感谢祂赐我平安、勇气去面对我的工作,感谢祂永远把诸多位天使放在我的身旁。

  我很感恩我是个幸福的人。写了这个文章,希望可以在教会里互相提醒,神对我们的爱是我们无法想象的,祂真的从不放弃我们、无时无刻都在看顾我们。也因为这样,我们也应当提醒自己要在生活中活出爱,做好自己的角色,学习完完全全的倚靠着祂。

陈伊薇姊妹是本会会友及IU音乐学院硕士毕业生。

感恩分享投稿: wilbur.lin@bcccbloomington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