奴隶制度的反思 (文/矫健)

  最近在写一篇关于奴隶制的论文—对比大航海时代三角贸易的非洲黑奴与古地中海的奴隶。两者着实有很大不同,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:‘高加索人’与‘尼格罗人’生理上的差异使奴隶的身份从战俘变为“种族奴隶“,使奴隶性质变得永久,变得可以传承。在内战前的南方,许多奴隶制的维护者利用此差异鼓吹白人生理上的优异性,和黑奴的自然性。他们常常引经据典,以上帝的名义将奴役神圣化,例:歌罗西 3:22。然而上帝真的如此授权吗?

  圣经有它独特的历史性,而奴隶制伴随了上千年的人类史,其在经典中的出现并不偶然。无论经典的哪一处都没有表明奴隶‘制’的正确性,只是阐明奴隶要在奴隶制的社会中如何作为。更况,黑奴是建立在种族基础上,于古代战争奴隶大相径庭。圣经明确表明:神依己像造人,创1:27;和神爱人,罗5:8 与 约3:16。不管是何种肤色,何种族群,何种信仰的人,皆是神的形象,神都无限的爱他们。神的爱是如此热忱,如此真挚, 乃至于他献上圣洁独子来救赎我们,使我们永生,与他万古长存。

  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,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,就必得救。——罗10:9

矫健弟兄是本会与圣查理天主教堂的会友以及 IU 历史系学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