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望中的期待 (文/叶蒂芬)

  完全不出我意料之外,我收到了面试过程出奇地顺利的工作的拒绝信。还是会觉得难过,但是有一股异常的平静。

  当初决定离开学术界,其实最难放下的不是看似光明的前程或是好学校、高学位的光环,而是拥有一条相对清楚的路铺成的安全感。我当初以为结婚这个梦想成真,会衔接上那股失去的安全感。但是就如每次越过一个难关、到下一阶段时,屡试不爽地总会有种 “不过如此”的感觉,正反映系在这个世界上的梦想和期待就算达到了,都会有 “所以呢?” 的惶恐。神很恩待我,让我到目前为止都有美满的婚姻家庭,但是我发现这满足不了我。同时,当我的价值被算成一笔笔 (比我念博士时当研究助理的薪等还少) 的收入,工作也不稳定,我的惶恐才让我知道我有多骄傲。

  其实在收到拒绝信以前,我就觉得上帝在用我跟同事之间的相处预备我,我就有预感不会拿到这个新的工作。或许是知道我的小信,对于过许种种的期待,上帝总是会预先让我自己看到,”其实没有也没关系”,而不是让我没有预期的跌到谷底。这次也是这样。其实我不觉得上帝是要我们降低期待,而是要提高我们的期待—期待祂作新事,期待祂给我们惊喜,期待祂让我们知道祂掌管万有,期待祂让我们知道我们是祂爱的儿女,会给我们最好的。

叶蒂芬是本会会友以及印第安纳大学医院的社福部门研究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