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望中的期待 (文/葉蒂芬)

  完全不出我意料之外,我收到了面試過程出奇地順利的工作的拒絕信。還是會覺得難過,但是有一股異常的平靜。

  當初決定離開學術界,其實最難放下的不是看似光明的前程或是好學校、高學位的光環,而是擁有一條相對清楚的路鋪成的安全感。我當初以為結婚這個夢想成真,會銜接上那股失去的安全感。但是就如每次越過一個難關、到下一階段時,屢試不爽地總會有種 “不過如此”的感覺,正反映系在這個世界上的夢想和期待就算達到了,都會有 “所以呢?” 的惶恐。神很恩待我,讓我到目前為止都有美滿的婚姻家庭,但是我發現這滿足不了我。同時,當我的價值被算成一筆筆 (比我念博士時當研究助理的薪等還少) 的收入,工作也不穩定,我的惶恐才讓我知道我有多驕傲。

  其實在收到拒絕信以前,我就覺得上帝在用我跟同事之間的相處預備我,我就有預感不會拿到這個新的工作。或許是知道我的小信,對於過許種種的期待,上帝總是會預先讓我自己看到,”其實沒有也沒關係”,而不是讓我沒有預期的跌到穀底。這次也是這樣。其實我不覺得上帝是要我們降低期待,而是要提高我們的期待—期待祂作新事,期待祂給我們驚喜,期待祂讓我們知道祂掌管萬有,期待祂讓我們知道我們是祂愛的兒女,會給我們最好的。

葉蒂芬是本會會友以及印第安納大學醫院的社福部門研究員

尋找真理 (文/矯健)

  在劇《Dead Man Walking》中,Sister Helen嘗試使犯殺人強姦罪的Joseph de Rocher 悔改並吐露自己的罪行。她指著聖經的語句給Joseph看—“The truth will set you free.” 在看完劇後我難以忘懷這句話,沒多久翻經文,在約翰福音八章三十二節找到了它。耶穌基督在與反對他的猶太人辯論後,對信他的門徒說:“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門徒。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”真理是什麼?真理在哪裡?怎麼得到真理?在聽聞主聖名,領受主榮光前,這些問題彷佛是黑洞,深不見底。我膚淺的心並沒有思考這些問題的閒暇。我以為真理是相對的,並不可能存在。我以為真理是人的謊言,用來掩蓋和欺騙自己。我甚至以為某天我能夠以己力領悟真理。可這一切都是不切實際的想法。在大陸,學校教導我們:共產主義是真理,而馬恩列毛則是真理的門徒;入少先隊時,我們要宣誓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。那時我們深信真理是一個主義,一個/群畫片上的人。如今我堅信後者是對的,真理是人,但一個且惟有一個人。他是真理,是啟示,是磐石,是光明,是恩典,是博愛,是生命之糧,生命之泉,是萬王之王,萬主之主,他因你我而死,也因你我而重生,將來也要為你我而再來。

  愛你們是為真理的緣故,這真理存在我們裡面,也必永遠與我們同在。──約翰二書1:2

矯健弟兄是本會與聖查理天主教堂的會友以及 IU 歷史系學生。

奴隸制度的反思 (文/矯健)

  最近在寫一篇關於奴隸制的論文—對比大航海時代三角貿易的非洲黑奴與古地中海的奴隸。兩者著實有很大不同,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:‘高加索人’與‘尼格羅人’生理上的差異使奴隸的身份從戰俘變為“種族奴隸“,使奴隸性質變得永久,變得可以傳承。在內戰前的南方,許多奴隸制的維護者利用此差異鼓吹白人生理上的優異性,和黑奴的自然性。他們常常引經據典,以上帝的名義將奴役神聖化,例:歌羅西 3:22。然而上帝真的如此授權嗎?

  聖經有它獨特的歷史性,而奴隸制伴隨了上千年的人類史,其在經典中的出現並不偶然。無論經典的哪一處都沒有表明奴隸‘制’的正確性,只是闡明奴隸要在奴隸制的社會中如何作為。更況,黑奴是建立在種族基礎上,於古代戰爭奴隸大相徑庭。聖經明確表明:神依己像造人,創1:27;和神愛人,羅5:8 與 約3:16。不管是何種膚色,何種族群,何種信仰的人,皆是神的形象,神都無限的愛他們。神的愛是如此熱忱,如此真摯, 乃至於他獻上聖潔獨子來救贖我們,使我們永生,與他萬古長存。

  你若口裡認耶穌為主,心裡信神叫他從死裡復活,就必得救。——羅10:9

矯健弟兄是本會與聖查理天主教堂的會友以及 IU 歷史系學生。

感恩分享投稿: wilbur.lin@bcccbloomington.org

祂,沒忘 (文/陳伊薇)

  我有著一份的感動,要跟弟兄姊妹分享自去年感恩節受洗後的我。原來基督徒這條路真的沒有很好走。受洗後,我心裡常有一份莫名的激動與使命感、好希望用基督徒這個身分去影響別人、用愛去感動人。

  我為不同的人與不同的事去祈禱。但人──至少我──是軟弱的動物。時間久了,我也懶惰了。我覺得有點累,現實生活中,我想的與我要的往往不同。即使全心全意地去做每一件事、對待每一個人,那件事卻不一定順利,我關心的人也未必會感受到關愛。當事事順利的時候,我就是會把最愛我、最重要的那位祂給忘記。一開始跟我那位還沒有信主的男朋友在一起,我在每次食飯的時候都很用心的跟他一起祈禱,希望對他有一些正面的影響,也會有意無意的跟他傳一下福音。但到後來,反而是他提醒我飯前不要忘記祈禱,在我擔憂時提醒我可以祈禱,我心裡都極度慚愧了,那份說好了的使命感都不知道飛到哪裡去。

  在開學的前一天,我心情極度底落和擔心。我很誠懇的跟主祈禱,求祂給我平安,給我工作可以順利。但禱告之後,我哭了,我覺得太內疚了,「我根本是一個大壞蛋吧」,我整個暑假,都沒有好好的跟祂聊過。受洗的時候,我有講過在我人生中沒有大喜大悲的事,讓我知道祂的存在,也因為這樣,我感謝祂,感謝祂往往會用微小的事情讓我感受到祂滿滿的愛。這個星期,我真的是很感恩,感謝祂沒有因為我忘記祂而忘記我,感謝祂賜我平安、勇氣去面對我的工作,感謝祂永遠把諸多位天使放在我的身旁。

  我很感恩我是個幸福的人。寫了這個文章,希望可以在教會裡互相提醒,神對我們的愛是我們無法想像的,祂真的從不放棄我們、無時無刻都在看顧我們。也因為這樣,我們也應當提醒自己要在生活中活出愛,做好自己的角色,學習完完全全的倚靠著祂。

陳伊薇姊妹是本會會友及IU音樂學院碩士畢業生。

感恩分享投稿: wilbur.lin@bcccbloomington.org